足彩胜平负14025期: +86-0574-82300706       中文版 | English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新聞媒體

竞足球胜平负比分直播 www.wqijhe.com.cn 制造業的冬天真的來了嗎

發布時間:2016-11-07 9:04:35  來源:本站    返回

 中國體制改革研究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宏觀經濟運行分析報告顯示:04年上半年,生產資料出廠價格比去年同期上漲5.9%,原材料工業價格上漲7.3%,而生活資料出廠價格比去年同期上漲1.2%,影響工業品出廠價格上漲約0.3個百分點。其中,食品類受糧、油價格上漲的影響,比去年同期上漲5.2%;衣著類價格微漲0.9%;一般日用品類價格上漲1.6%;耐用消費品類價格則下降3.9%。

  對于耐用消費品而言,原材料價格上升7.3%,而價格下降3.8%,意味著有多少的利潤被蒸發掉了,而整個行業的利潤率又有多高?

  當然這個算法可能不科學,但足可以看出制造業的壓力之大。

  在各個制造企業剛剛調整產品價格的政策還沒有傳達到經銷商層面的時候,寶鋼、武鋼等大型鋼鐵企業又傳來明年鋼材價格將再次上揚的消息,真是屋漏又逢連夜雨。

  雖然各行業制造型企業在這場原材料漲價風波中受到的損害程度不同,但這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制造型企業重新洗牌不可避免。而面對現狀,企業的內部“自救”顯得更為直接和有效。雖然很多制造型企業叫喊著成本控制戰略,但對于眾多制造型企業其原本就是粗放性的管理,就算其現階段能迅速在成本控制下功夫,提高了抵御和化解風險的能力,但其管理成本也會有所抬升。

  況且這種“自救”只能停留在較具規模的制造型企業,而對于眾多中小型制造企業這種自救只能是治標不治本。

  其次國內制造型企業以往過多的重復建設、產能過剩、產品雷同、同質化等狀況十分嚴重,造成競爭力十分低下。

  “宏觀調控的結果就是把不具備持續盈利能力的企業消滅掉,并不是有指向性的調整國企或調整民企,只要沒有盈利能力的企業就沒有生存的必要。”而在此次生產成本急劇上升的嚴峻形勢下,“制造型企業就必然要死掉一批”,這是盧楚其的結論。

  整體產能過剩讓價格無法提升

  稍微關注產經新聞的人都經常聽到一個詞——“洗牌”,意即行業的領頭企業通過“大幅度價格戰”等手段,讓部分企業因規模和管理的限制,承受不住競爭的壓力,從而退出競爭,實現新的競爭格局。

  但洗牌的結果是什么?倒掉一大批中等以上規模的企業,那些不顧質量,偷工減料的所謂“雜牌”企業仍然在夾縫中活得逍遙自在。

  理論上講,在面臨國家宏觀調控和能源?;?,原材料上漲,勞動力成本等各方面的壓力下,企業自發的調整應該是上調價格保持合理的利潤和生存的空間,但事情能如企業主所想么?

  近期隨著部分生產原材料價格出現較大幅度的上升,但產能過剩造成的價格總水平向下的壓力依然沒有得到緩解。目前,汽車、家用電器、通訊產品等重要商品價格仍呈下降的態勢,而這些產品價格的普遍下降態勢,對抑制價格總水平上升的作用仍然是明顯的。

  過去太多的“價格戰”噩夢成為了眾廠商不敢輕易言“漲”的主要原因。消費者對價格極其敏感,誰先漲價,誰就喪失了市場份額。薄利多銷的市場策略曾經為制造業立下汗馬功勞,但也使得制造業現在調價的空間邁入絕境。

  整個格局就成了典型的“囚徒困境”。

  因為價格上漲得不正常,有通貨膨脹的壓力,國家才宏觀調控,但調控的結果增加了制造企業的成本壓力,企業只有提升產品價格才能有維持生存的利潤,這是第一個矛盾;提升價格才有生存的可能,但誰先撐不住價格壓力就可能意味著馬上死亡,又是一個矛盾。因為廠房、設備、產能等基礎投資規模過大,國家要調控,而因為整體產能過大搞得價格很難提升,無法保持盈利水平和面臨現金流的壓力,還是矛盾。

  無數矛盾就是這樣讓企業不知如何適從,企業主的抉擇是痛苦的,盧楚其說:當上老板,就意味著你永無寧日。

  超級商業業態在搶制造業的飯吃

  不可否認,超市、大型連鎖等連鎖等商業業態現在已經擠壓得傳統百貨、沒有太大的生存空間,價格實惠幾乎是所有新興業態贏得消費者的殺手锏。甚至國內現在商業業態都已經轉變了主要的盈利方式,由過去靠賺取差價的方式變成了向廠家直接收錢盈利。

  在外資大型流通企業未大舉扎根中國之前,這塊的競爭是不充分的,甚至可以說,這些商業業態在目前還是稀缺資源,制造業不得不在爭奪這些資源時喪失主動權。甚至商家先舉辦沒譜的特價促銷后才通知廠家,然后還向廠家要這部分銷售的利潤,廠家說都虧得一塌糊涂了,哪里還有利潤?

  關于這個廠商博弈的論述,各方的評論都很深刻,幾乎所有的人都可以說上幾句,咱不在此充內行。筆者有朋友在家電超級連鎖國美工作,筆者曾經問他:“一方面,你們的價格那么低,另一方面又要求廠家巨額的費用,廠家怎么活?”他的回答很簡單“廠家降低成本!”都到了這個份上,廠家還如何降成本?除了偷工減料別無他法!

  以上事實只有一個結論,制造商渠道成本(含代理商)整體提高,呈現出了商業擠壓制造業的現象,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制造業就像一個三明治中的肉塊,遭受著上面和下面的擠壓,如何在“前有狼后有虎”的情況下,實現生存和突圍?   

浙江生產基地:浙江省慈溪市橫河鎮相士地軸承路                  電話:0574-82300706   傳真:0574-6329636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安徽生產基地:安徽省黃山經濟開發區溪陽路1號                    電話:0559-5266658     傳真:0559-5290625      備案號:浙ICP備16032340號